|
15 ~ 29℃深圳天氣詳情
客房預訂
入住日期:
離店日期:
預訂

酒店位置

酒店位置

新聞中心

攜程有點艱難的20歲

發布時間:2019-09-14

    9月10日,國內在線旅游的老大哥攜程發布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Q2)財報,在Q1扭虧之后,攜程Q2再度陷入了虧損泥潭。

  營收方面,攜程Q2凈營收為87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增長19%,環比增長6%。其中:

  受季節因素驅動,酒店預訂業務收入同比增長21%達到34億元,環比增長率為13%;

  交通票務收入同比增長13%達到34億元,環比增長率則僅為2%;

  受線下門店銷售和定制游需求增長驅動,度假游業務收入同比增長25%達到11億元,環比持平Q1;

  商旅業務收入同比增長21%達到3.09億元,環比增長率為13%。

  利潤方面,攜程Q2的營業利潤同比大增84%達到13億元;營業利潤率為15%,較去年同期的10%和Q1的11%有所增長。除去股權激勵支出,non-GAAP下QQ2的營業利潤和利潤率分別為17億元和20%。

  表面上看過得去的營收數據卻沒能給攜程帶來盈利——攜程Q2歸于股東的凈虧損為4.03億元,去年同期和今年Q1分別為凈利潤24億元和46億元。與去年Q4類似,攜程將虧損歸因于基于證券投資的13億元公允價值變動損失。除去股權激勵支出和基于證券投資的公允價值變動損益,歸于攜程股東的non-GAAP凈利潤為13億元,出現了同比增長環比下降的情況。

  盡管財報超出分析師此前的預期,但投資者似乎不怎么買賬——財報發布當天,攜程股價開盤急劇下探至33.55美元后艱難震蕩回升,最后報收34.17美元,較前一交易日跌2.68個百分點。

  此次財報究竟是好是壞,社長仔細翻了翻攜程近期的各項財務數據,覺得有以下幾點值得玩味。

  龍頭地位動搖

  財報電話會上,在回答摩根士丹利分析師的問題時,攜程CEO孫潔表示,攜程目前在國內的市場占有率已漸趨穩定,因此攜程不太可能獲得一個指數級的增長,但是,攜程將持續努力提升市占率。

  攜程確實應該擔心自己增長的基礎——市占率問題了。酒店預訂業務是攜程傳統的優勢版塊,然而有分析顯示,早在2017年,美團就已經在間夜量上超過攜程。而根據Trustdata最近發布的數據報告,2019年上半年,美團酒店在國內在線酒店預訂訂單量和間夜量占比上均超過攜程去哪兒,分別達到了50.6%的訂單量占比和47.3%的間夜量占比。

  在國內酒店預訂業務市占率上,攜程已然被美團超過。而攜程以往較美團在酒店營收上具有的明顯優勢,也正在不斷被收窄。美團的到店、酒店和旅游板塊營收在Q1和Q2的同比增速均在40%以上,而同期攜程的增速僅為美團的一半。

  酒店預訂業務被窮追猛趕,交通訂票業務的收入同比增速也呈下滑趨勢,從2018年Q1至Q3的個位數增長(0%,1%,6%),在同年Q4因訂單總量增長獲得17%的同比大幅增長之后,今年繼續呈現下滑趨勢,從Q1的16%下滑至Q2的13%。

  這13%的增長還是建立在國際機票業務強勁增長的基礎上,攜程除去天巡網的國際機票業務在Q2的增長率是同期國內出境游增長率的2倍以上,占據了40%-45%的機票總營收。Q2期間包括大中華區和其他國家跨境游服務在內的國際業務貢獻了超過35%的攜程總營收。

  國際業務命脈還在國內

  面對增長乏力,攜程并非坐以待斃。

  一方面,攜程持續發力國際業務,試圖創造新的增長點:

  與東日本旅客鐵路公司(JR-EAST)達成合作,以獲得JR-EAST火車票的銷售權;至此,攜程的國際火車票產品已經囊括了超過50個國家和地區的火車、高鐵和機場連接服務。

  啟動海外網約車項目——在攜程平臺上整合當地主流的網約車服務;目前該服務已經覆蓋了東南亞、美國和歐洲47個國家的785座城市。

  與騰訊的大股東Naspers完成交易,成為印度頭部OTA公司MakeMyTrip的最大股東,深挖印度旅游市場。

  另一方面,在業務創新和提升客服質量上,攜程的動作也不少:

  啟動酒店功能項目,方便酒店銷售客房以外的服務,如桑拿、餐飲、接送、會議承辦服務等。

  實行酒店預訂分級取消制度,惠及超過300萬顧客。

  攜程預計,在未來三至五年,國際業務的營收占比可以達到40%-50%。相較于國內業務,國際業務擁有更高的平均售價,進而可以提供更高的毛利,這也是攜程將新的增長點寄托在它上面的原因。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攜程國際業務的主要收入來源仍然是選擇出境游的中國人。以訂票業務為例,出境游貢獻了20%-25%的總營收,而由其他國家客戶貢獻的純國際業務,即使把天巡和Trip.com計算在內,也只貢獻了剛剛超過10%的總營收。

  這就意味著,與國內業務類似,目前攜程的國際業務仍然會受到國內整體旅游市場環境的影響,同時面臨來自國內同行的競爭。

  除了發力國際業務,攜程也緊隨大潮流,加入下沉市場的搶奪大戰,積極在低線城市布局線下門店。

  據報道,攜程目前的門店已經遍布全國300多個縣級城市,訂單增長超200%。攜程年初曾宣布今年要在各省市一到四線城市和各地縣級城市布局共計3000家線下門店,目前已簽約將近2600家。攜程線下門店Q2的GMV呈高速增長態勢,最高曾經達到1.2億元的單日交易額。

  下沉市場顯然也是包括攜程在內的OTA們目前寄望的新增長點。然而,走進線下的過程中,直營店的開店成本、簽約加盟店的服務品控、來自傳統旅行社的競爭等等,都是攜程需要克服的難題。

  有點艱難的20歲

  近幾年來,攜程的負面消息并不少。根據3·15投訴平臺8月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旅游投訴數據,涉及OTA的投訴達到365條,其中攜程去哪兒網就占據了274條。去年關于捆綁銷售、大數據殺熟等負面消息加上航空公司不斷提升直銷比例的政策也給攜程帶來了重大的沖擊,去年Q1至Q3訂票業務的同比個位數增長便是一個證明。

  今年年初社長已經寫過一篇關于攜程的分析文章《攜程四季度繼續盈利為負,12億到底虧損在哪兒?》,如今看來,攜程面臨的困境依然沒有什么大改變,移動互聯網紅利期結束導致獲客成本高企,主力業務的盈利模式遭遇挑戰,市場環境競爭激烈遭到飛豬美團等非攜程系平臺的追趕,這些問題在近未來仍將縈繞在攜程心頭。而挖掘新增長點的國際業務和下沉業務雖然表現搶眼,但仍然處于投入期,短期的回報難以看到。

  因此,雖然此次季報表面上還不錯,但社長的結論依然沒變——攜程的20歲或許要艱難地度過了。值得慶幸的是,攜程作為OTA龍頭老大的積累也不是鬧著玩兒的,截至6月30日,攜程持有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受限現金,短期投資,定期存款和金融產品余額為678億元。

  攜程的「彈藥」仍然充足,就看它怎么好好利用了。